辜酩钧博客


谈谈找对象与发财机会

201812157879_699.jpg

昨天晚上打电话回家,我妈又催我找对象、买房子这些事情。《世说新语》里,谢太傅每次和亲友作别,就得难受好几天。我是每次我妈在电话里说这些事情,说自己愁得不得了,我就得心里不舒服几天。

我的生活很好,可我妈觉得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我怎么向她去解释,我人生中的三十年,还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好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我自问,恐怕以后都很难再有现在这样自在安适的时光。

父母年纪都大了,身体也不能说很好,我爸抽烟喝酒,酒基本天天得有,我妈有高血压,腰椎间盘突出等问题,体检单上能列出十几项。所幸还没有大的问题,还算基本健康。我不可能不知道这只是暂时的。

家里几年前把钱投进民间借贷,打了几年官司,我爸妈每年都觉得,到明年钱就差不多能收回来了,到现在还这么乐观地以为。

好在家里基本的经济底子也有,我这两年也挣了一些钱。现在我和父母都处于经济宽裕、生活自由的阶段。我父母都不上班了,我也不用上班,每年甚至能在家里住上几个月。这种一家人自由、宽裕又健康的状态,我都觉得阿弥陀佛了。我不知这样的生活还能持续多久,我对现在的光阴感到异常珍视而感恩。哪里还有更多的乞求呢?

去年我爷爷生病过世,在那期间,父母算是没有太提我找对象和买房子的事情,之前家里因为打官司揪心,也顾不上。现在,终于有了短暂的安宁和闲适,父母却没有福报去享受安宁,又在不需要忧虑的地方,生出许许多多担忧。

一、

今年四月底,我父母跑到北京看房子,到燕郊、大厂看。中介拉着我爸妈,到一个离燕郊都得有四十多分钟车程的地方,我爸看中了,当时就想买。还好他们没钱,钱是我挣的,都在我手里。

我妈在电话里总是念叨,没有房子,没有房子。但我一个人在北京租70平的房子住,还想怎样呢?每天都睡到自然醒,连午觉都要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,像这样的生活,我觉得再要求房子也过分了吧。

上周,有个网友在我文章底下评论,说我这样的生活不可取,是一种对现实社会的消极逃避,应该走出来,勇敢地面对社会,去找一份工作,养活自己,从基层做起,从边缘的工作做起,慢慢接触到核心工作。

我本来是不打算回复的,要关掉网页时,突然想到,我自己也对好多人有过类似劝告。之前在凤凰网时,碰到一些年轻的读者,没有工作,找到的工作都不喜欢,就干脆去考研,也考不上,然后天天泡在图书馆,觉得是给自己充电。对每一个这样的人,我都劝他们找一份工作,先养活自己。

我想,也许这位网友以为我跟他们差不多,是坐吃山空,靠父母养活,就回复说,我现在的收入比上班时还高一些,不上班并不代表不做事情。然后,他又告诫我,自媒体的红利时代已经过去了,要尽早为未来打算。

我好奇,点开他的页面,他的签名很励志,说正在完成毕业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,希望不会被时代的大潮抛弃。我就没有再回复了。

如果是陌生人,或者关系不太近的朋友这么想,这么看我,我觉得没有什么,毕竟离得远,不太理解。但是,当自己的父母也是同样的看法时,我很难不郁闷。我妈问我,最近怎么没有广告了。我说,没有就没有呗。

她说,那以后怎么办呢?两年前,在我从来没有接过广告的时候,她没有这个忧虑。因为接了一些广告,现在阅读量不行了,她的忧虑倒来了。

其实,没有才是正常的。有是额外的运气。你不能因为天上掉下来两个馅饼砸到碗里,就怪老天爷为什么不掉四个。这已经够好的了。我的积蓄够我花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了。

只要没有突如其来的灾难,不得大病,人不残废,稍微用边边角角的时间做点事情,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没饭吃,没钱花。

我花不了太多钱。像现在,因为住的地方靠近学校,在食堂吃,有时候一天只吃30块。花钱少不是因为缺钱花,是因为没有什么需求。《小品般若经》讲,好的修行者是不贪饮食的,他们打坐的时候有非人供养妙香,吃那个就饱了,世间的段食就没什么兴趣了。我当然没有达到那地步,但对食物的兴趣确实不大。

我妈说我,你怎么老写佛教,不写点别的?她对我写佛教很有意见,觉得别人都是向上的,我是向下的。觉得我的阅读量一直掉一直掉,就是因为写得越来越偏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。

她觉得能挣钱的就是大道,正道。她不知道,我之所以是现在的状态,拥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幸运,就是因为营造了一些令快乐生起烦恼消减的条件。我又何尝不想发财呢。我是金牛座。老早就想发财,现在还想发财。

但是,发财要有发财的命,要吃发财的苦,要受发财的罪,那何必呢。我不想别人一个电话,我就得屁颠屁颠地跑过去。要是朋友约我,没有问题,我可不想去赴那种别人听说我是坐地铁来的还有点嗤之以鼻的约。

之前有个做金融的朋友说我,应该多去接触人,跟人打交道。我说我也接触人啊,每周都要出门见朋友,不然我还干嘛待在北京。她说,你见朋友那都不算,你要接触那些让你不舒服的人,要学着跟你不喜欢的人打交道。我说,挣钱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自由吗,不就是为了不想搭理的人可以不搭理,不想做的事可以不做吗?我现在就差不多是这个状态啊。

我也知道,我这种性格,是不太适合搞项目、做事情的。因为怕麻烦,懒得跟人打交道,更难以忍受损人利己的人因为利益跑到自己身边。对这些人我躲还来不及,但是你要真做些生意,没有办法不跟他们打交道。

有些人是有那个能耐的,有抗压的能力,忍受重负的能力,豪赌的胆量。那些我都没有,我也不羡慕,我觉得自己没有太大必要有。当你不赌就可以有一碗饭吃,干嘛还要赌。

我妈的意思大概是我应该去写一些情感文啊,热点之类的,好好把公号做起来,努力去挣钱,这就是积极向上。那些东西我写不过人家的,我的关注数连人家的零头都没有,表达尺度也放不开,放不到别人那种程度,叫我怎么跟人家比呢?而且,那样的人,真的不缺。倒是能写像我这样文章的人,还真不太好找。

我觉得自己手里是一个大西瓜,父母觉得那不值钱,要我丢掉去捡一粒芝麻。我外甥小时候,大人给他一百块钱,别人拿一个苹果换,他就把钱给人家。

上世纪50年代初,金庸到北京面试,想进外交部,后来没有进成。他当时大概也会觉得是个遗憾吧。恐怕那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进了外交部更好。但如果金庸真的进了外交部,金庸就毁了,他会成为一个好的外交官,但是,十个好的外交官,能给予世人的欢乐和裨益都抵不上后来的金庸。

李安二十多岁的时候去面试,没有单位要他,假如有一家待遇优厚的公司要了李安,那么李安一辈子就毁了。假如我现在做了生意,发财了,发大财是不可能的,发一点小财吧,那么,我可能就毁了。那条路上,绝对不是我的禀赋所在,比我更适合那条路的人太多太多,而在我所选择的道路和方向上,还没有发现多少人能像我这样幸运。

我觉得,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,比99%的人都好。当然,本来不应该跟别人比,比较也没有太大意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自己的道路,但是,众生就是喜欢互相攀比,不是吗?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,如果让我拿自己的生活跟别人交换,恐怕100个人里面,至少99个我不愿意交换。

如果可以不客气一点地说,这个比例还会更高。我对别人的生活没有羡慕。哪怕他比我有钱,有地位,有势力,有名声。但是他拥有的那些我没有的东西,我都不太需要。我也有欲求,也有正常的情欲,如果碰到合适的人,我也希望谈恋爱,结婚,生子,但这不是可以强求的。在我如实见到的婚姻生活里,让我换作他们,我恐怕不会满意。

我想,现在我没有结婚,我妈整天发愁我不结婚。哪天我结了婚,我妈可能要更发愁。她希望我找一个会做饭、洗衣服,承担家务,能够好好照顾我和将来孩子的人,因为她在家里就是这样的角色,我和我爸基本是不做任何家务的。她不知道那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。

二、

我认识一位姑娘,结婚之后去公公婆婆家,公婆让她去探望丈夫家里的老人,她拒绝了,她说我很累,我还有工作,我是跟一个人结婚,不是跟一家人结婚。她还警告公公:如果你再提这种无理要求,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了。

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我爸妈肯定要气坏。我有次跟朋友讲起,两位姑娘听了立刻拍手说:干得好!我爸妈不知道,现在就是这样子,将来更是这样子。

我要真结了婚,我就顾不上他们太多了,因为有两个家庭需要平衡,有孩子需要照顾。如果搞不好闹离婚,分财产,或者孩子有个什么病什么灾,他们要面对的痛苦与焦虑恐怕比现在更多吧。

没有办法,有些众生就是这样,如果没有事情引起他们的焦虑和痛苦,他们就会创造出一些事情令自己焦虑痛苦,并把焦虑痛苦传递给周围的人。因为从痛苦的制造和传递中,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,控制感,很多人怕失去这个。

我小时候渴望捡钱。有一段时间,每天放学路上,跟同学讨论的都是关于捡钱的事。虽然很少捡到钱,最多也就是捡五块。这两年,我发现捡钱的次数多了一点。但我真的不希望再捡钱了。

每次捡到钱,就像捡到一块烧红的烙铁。这么说是有点夸张了。但确实不高兴。没有一个人是靠捡钱发家致富的。

当然,有些人发家致富,钱来得轻易程度和捡差不多,这种情况,菩萨天人并不随喜。我捡到钱,就意味着有人损失了钱。别人从钱的损失中受到痛苦,但我并不从捡到钱中得到快乐,因为我并不需要钱,更不需要这样来的钱。

但是,我还是要捡,因为我不捡就被别人捡了,捡钱对别人来讲,也不是什么好事情,而且,那样,钱八成会到一个并不是很有意义的地方。

所以,我会捡,我不把它跟我自己钱包里的钱放一起,我专门放在别的口袋,去给乞丐,或者去买猫粮喂流浪猫,我替别人给乞丐,替别人喂流浪猫,帮别人做一点跑腿的工作。这样,这个钱虽然丢了,去处至少合理一点。

我见过不少人,做梦都想着怎样把别人的钱变到自己口袋里。我也希望别人的钱能够到我口袋里。但我希望别人是清楚明了地、快乐地、心甘情愿地,让钱从他那里到我这里来。

不仅现在不会后悔,永永远远都不会后悔。就好像我们跟朋友吃饭,愿意自己花钱买单,这就相当于自己的钱到了别人口袋里,但是到得很愉快。

不过,只有身边的朋友是不够的。一切有情众生,都是自己的朋友。如果有了这样的认识,我想至少,这一生一世,乃至生生世世,都不会太穷,都会有口饭吃,都能依食而住。

前天看一个视频,卖牛的人,为了卖个好价钱,往牛身上注了百十斤的水,牛痛苦悲伤得直流眼泪。这样愚痴的人,还以为自己很聪明,一头牛坑别人几千块钱,觉得自己赚了。以前还看过一个视频,三个非洲的小孩,在一起玩互相打头的游戏,你打我,我打他,他打你,被打的人不能直接还手,要打第三方,第三方再打打他的人。

这样循环地打。每个孩子都觉得自己要打别人更用力一点,才能把赔了的赚回来。娑婆世界的众生,就是在你坑我,我坑他,他坑你之中,营造这样浊秽的世间。

假如不得不参与这样的游戏,故意下手轻一点,乃至于不打,别人还会觉得他傻。因为这样的因缘,我们都不得不彼此伤害煎熬呀。

作者:王路 《沉住气,吃硬饭》

辜酩钧博客

相关文章

辜酩钧博客